爱白蜡

大美伊宁,蓝天白云,水波荡漾,最美的“塞上江南”欢迎你

      编辑:花生       来源:爱白蜡
 

不是因为驾考,还真没有机会去伊宁。这里我所说的伊宁,特指有“塞外江南”之称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伊宁市。

伊宁市位于新疆西北边陲,地处伊犁河谷盆地中央。它东连伊宁县,西邻霍城,南濒临伊犁河,北依科古尔琴山(天山的分支),与盛产稻米著称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隔河相望,是一个以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汉族,回族等为主的多民族的城市。

去年7月份,在王教官的带领下,我随同七八个准备驾考科三的年轻后生一起去了伊宁。

为了方便乘公交,初到的我们被安排到了农四师汽车站斜对面的龙景宾馆。龙景宾馆距离考点不远,第二天一大早,王教官便带领我们徒步去看考试线路。

黎明,霓虹灯停止了闪烁,东方的天空一片霞红,刚从沉睡中苏醒的城市像一个陀螺慢慢地转动起来。稀稀落落的车辆在街道上穿梭,没有鸣笛声,市场上也没有商贩们的叫卖声,一片安静!路边林荫带里,散步的、遛狗的,打太极的都有。路过早点市场,空气中飘着酥油的香味儿,蒸笼上冒着“白烟儿”,麻油淋在煎锅底儿上,“滋儿——”

伊宁的城市绿化极好。路边的绿化虽多维立体式的,但很有层次感,很注意花草树木的映衬。高大的树木多为大叶白蜡、法桐、美国皂荚及红叶海棠,尤其难忘的是美国皂荚树。

筷子般长的皂荚如青豆角,滴滴溜溜地挂了一树,煞是好看!其间,也不乏有其他树种,如大叶榆、塔松等。树的下层是冬青、小叶榆,月季、美人蕉、鸡冠花,金钱菊及葵科花草儿,红了一片,黄了一片!

正午的阳光有点儿毒,可白云不嫌,依然优哉游哉地漂浮在天海。天很蓝,蓝得像块儿透明的水晶,云很白、很低,白得像纯净的雪团儿,低的就在头顶,觉得跳起来就可以伸手抓住。我感受过草原的云天,如果脚下有连天的碧草,我会觉得自己置身于草原上。风吹来,树梢摇晃着,扫的棉花糖般的云朵儿、羽毛般的云片儿一边变换着形状,一边慢慢地滚动,漂移,漂移到天边雪山般的白云堆里。

练车回来,抄近路经过一个又一个窄窄的巷子。每条巷子里,家家大门口都植有果树,核桃、苹果、杏子都有,时值杏子、桑葚成熟,鸟儿在果树上蹦哒、唱歌。也许是风吹、也许是鸟啄,地上落了不少熟透的杏子和桑葚。同路的几个开始捡拾,我也放下了斯文扳着树枝儿摘……

一个头包花丝巾,身穿花裙子的哈萨克老太太突然打开了大门,我们每个人都一脸的尴尬,原以为遭骂,没想到老太太说了句我们不懂的维语,顺手拿起门旁的一个木钩,勾住杏枝儿使劲儿地晃,黄澄澄的杏子蹦蹦嗒嗒地落了一地,老太太一边微笑着努努嘴,一边示意我们捡拾。我们略一愣神儿,便不再客气,一边拾一边感谢着这位热情好客的哈萨克老妈妈,几个年轻后生嘀嘀呱呱地,说着笑着抢拾着……

巷子里一部分住户的院门是敞开的。向里望去,几乎家家院里都有个或大或小的绿色天然遮阳棚——葡萄架,架上密匝匝的绿叶间挂着一串串儿或青或紫的葡萄,架下摆放着或木质或石质的桌椅,桌椅旁侧多有葱茏的花木,有的花木间还放着鸟笼,坐椅上趴着酣睡的猫儿。

热浪褪去,夕阳正红。几个珠光宝气的哈萨克族老太太相约葡萄架下打牌。有个头戴白色丝光小帽的长者在葡萄架下泼洒,白亮亮的水从他手指间滑落,虽未进院,已感到葡萄架下清清爽爽,很具有作家郭文涟笔下的伊犁小巷、小院风情。

听说伊犁河景区很好玩儿,第二天的午后,禁不起撺掇的王教官带着我们去溜达。

不愧为伊宁市第一景,站在伊犁河大桥上,风光尽收眼底。蓝天白云下,绿莹莹的河水缓缓地流,光波粼粼的水面松松地皱褶着,滑滑地明亮着,随着我们脚步的移动,河中的“星星”也跟着一边眨眼一边变换着位置。

两只游艇犁开了水面,冲散了“星群”,不等向几只野鸭靠近,几只野鸭便机警地朝岸边的芦苇丛飞去。宽阔的河床两边,芦苇、蒲草和绿树相映成趣,像给伊犁大河镶了两道毛茸茸的绿边儿。

游艇驶过,被冲散的“星星”又聚到一起。大桥上,车辆呼啸而过,为了安全,我们下了大桥,走向景区中心。

景区的游人不少,各民族的都有,“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各族人民游也!”

有人垂钓。我们走过去,发现水里有拃把长的鱼在游动。鱼儿很机警,待我们走进,倏地一下潜入水草里。同时,潜逃的还有一只水老鼠。

…………

“鸽子——”返回的途中路过一个市场突然有人惊呼。

循声望去,只见有几百只灰色、白色的鸽子,有的在房顶上、阳台上、电线上悠闲地梳理羽毛,有的在人群里翻飞,在头顶盘旋,有的在食品摊位前觅食,安然地踱着方步,咕咕咕地叫着。它们一点儿也不怕人,有的竟落到一大摞馕饼上,啄食上面的芝麻粒!这人鸽共处的和谐令我想起法国的巴黎及英国伦敦的特拉法加鸽子广场来。

这次伊宁之行,感触颇多。探寻其这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与文明的密码,不禁感谢党的民族政策了。

伊宁,你如清清淡淡的满月,我喜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