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白蜡

故事:溶洞地下河里一条鱼都没有,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编辑:花生       来源:爱白蜡
 

童择南终于抓到了萧和颜的破绽,他这两天就一直怀疑萧和颜有什么事瞒着自己,现在看来,几次三番拒绝聊所谓山村迷信可能就是她隐瞒的某些事。

“奇怪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童择南饶有兴趣的看着萧和颜。

萧和颜躲闪着童择南的眼睛:“我,我,在《桓溪县志》上看到的。”

“哪一本?”

“原始资料。”

“那你为什么不爱谈这件事?”

“我觉得没意义啊,这么说吧,那本《桓溪县志》上还有一些什么两头蛇,三脚猫之类的发现呢,你觉得有意思吗?”

“可两头蛇是存在的啊,三脚猫也许是残疾的猫。”

“哎,听说桓溪大学新建教学楼工地里正招聘抬杠的人呢?”

“什么意思?”

“你真是扁担会说话!”

“WHAT?”

“杠精!”

萧和颜嘲笑完童择南重新恢复心平气和的语气:“你是学历史的,你觉得刘邦是他妈和龙生的,你信吗?”

“不信。”

“这不就得了,我挺讨厌一些历史记载里的那些牵强附会的事情。”

童择南又一次被萧和颜说服了,历史系的论嘴皮子是打不过中文系的,当然,不知道法律系的人什么样。

“好吧,反正那个猎户说的那些发亮的怪物就是从水洞里出来的,我同意咱们去水洞探险。”童择南输人不输阵。

萧和颜掏出手机来:“喂,小蓝同学,你好。”

“我去,萧和颜,你在哪儿呢?你旷课了!今天划重点,哈哈,你要挂科了。”蓝俊鹭在电话里很开心。

“哼!我挂科无所谓,你要是失去了张晓晓,看谁哭的厉害,她可最听我的。”萧和颜毫不退让。

“姑奶奶,您找我有何吩咐?”

“我想去桓溪水洞,需要你的帮忙。”

“去呗,到门口提我名字门票打八折,不提五折,哈哈。”

“我想去上次你带我们去的那个小水洞,需要你帮我准备船。”

你去那里干嘛?不行,太危险。”

“放心,我只是去探险,和什么辐射无关。如果你不让我去,那就和辐射有关了。”

“小丫头,你威胁我!”

“没有啊,中文系里干记者跑新闻的人最多而已。当然了,你只要帮了我,以后张晓晓我替你看好了,绝对是你的。”

“你就把那个破童择南给我看好了就行,别让他整天在张晓晓跟前晃悠。”

“没问题,我负责把童择南拿下,看在姐妹一场上,张晓晓不会和我争。”萧和颜说这话的时候戏谑的瞅了一眼旁边的童择南,童择南对于自己被当筹码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而且,如果张晓晓发现童择南跟我好了,她会祝福我,但是也会很伤心。这时候你就可以去安慰她啊,陪他啊。。。”

“MD,说的跟老子是备胎一样。”

“那你到底想不想转正?”

“我TM真没出息!成交!”

中午过后,萧和颜童择南和蓝俊鹭几乎同时到达桓溪水洞,此时虽然已经辟谣了,但是桓溪水洞的游客依然寥寥无几,蓝俊鹭叹口气:“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蓝俊鹭为萧和颜他们准备了上次那艘游艇,然后他在游艇后面拴上了一艘小艇,他解释说他不打算进去,到时候他可以在那个大厅里等他们。

蓝俊鹭掌舵,两艘游艇一前一后再次向上次那个小水洞进发。

童择南和萧和颜此次进来其实没有什么很强目的性,只是很多线索都聚集在这里,而上次进去那次又太匆忙,他们这回想仔细看看这个小水洞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游艇很顺利开到那个溶洞大厅,蓝俊鹭从大游艇上取下一大捆绳子,他先将一头固定在大游艇的船尾,另一头则固定在小艇的船头,然后他又将小艇上一根绳子固定在岩壁上一个突出的铁环上。

蓝俊鹭返回大游艇,手把手教给童择南驾驶方法,然后又递给他们两样东西,一个是对讲机,这个对讲机是有线的,可以直连在船尾的绳子上,绳子中间是线缆,对讲机可以通过有线线缆和留在大厅的蓝俊鹭取得联系。

另外一个东西是一个长杆子,杆子是白蜡杆做的,很结实。白蜡杆一头是固定的抓钩,另一头则是铁质尖锐的枪头。蓝俊鹭解释说:“抓钩那头用在一些水流比较急的地方,如果船动力不够,你可以用抓钩勾住岩壁上的石头固定游艇或者转弯。另一头嘛,一般用不到,就是如果水里有啥怪物,你可以用这个去刺它。”说到最后,蓝俊鹭坏坏的看了一眼萧和颜,怪物哦,你不怕?

这回可谓是装备齐全,武装到了牙齿。童择南还是有些嘀咕:“要是有把枪就好了。”

“值班室有鱼雷,你要不?”蓝俊鹭一拍童择南肩膀。

“算了,你留着吧。”

绳子全长三公里,也就是说他们最远只能探出去三公里就得返航。

一切就绪,出发!

蓝俊鹭在身后用强光手电晃了晃:“一路平安,勇士们。”

童择南也用手电往后晃了晃。

两人做了分工,萧和颜负责观察两边的洞壁和船两侧情况,另外负责通过对讲机和蓝俊鹭随时取得联系。童择南则负责开船和观测前面的水路。

小小的水洞里,水流流速还比较平缓,童择南目不转睛盯着前面。

“这水里怎么从来没见过鱼呢?”童择南用手电照射着水面感叹道。

“可能和铀矿有关吧,毕竟这个铀矿也许存在很多年了,辐射再少也会对生态造成影响。另外,会不会出现哥斯拉啊?”萧和颜倒是敢想。

童择南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哥斯拉,还特斯拉呢!

“船行一公里了,前方有发卡弯,小心。。。”对讲机里传来蓝俊鹭刻意拉长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萧和颜回复他。

“绳子头在我这里,绳子的一公里标志刚刚拉出去,1公里零100米的地方有个发卡弯,那就是我深入的极限。”

原来如此。

“祝你们好运!”

童择南用白蜡杆抓钩连拉带拽协助游艇通过了发卡弯,水道重新变成直线。

萧和颜通过发卡弯之后用手电往后照了一下:“停!停!快停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